三星(澳洲)表明| 添加收藏 | 设为主页 | 以菲律宾外教发家的51Talk | 看着完美的你 | 可是你不准确| 童书的挑选须契合孩子的认知才能
搜索
 
而在2014年3月
管理员:陈瑶     日期:Mon Aug 01 16:54:00 CST 2016     点击:4056
 

《姑苏晚报》2016年8月1日B12版


苍凉中呈露一丝丝暖意,不由得不让人怀旧而寂寞。


而在2014年3月


■柳袁照


    什么样的屋顶,就是什么样时代。苏州老屋旧式的屋顶,就是那个时代的标志。我小时候的住屋,是典型的明清流传下来的款式。小桥流水人家,粉墙黛瓦。只是经过岁月的风吹雨淋,斑驳脱落,散发的都是破落户的味道。不是一家两家如此,整个小巷,巷连着巷,家家户户,一大片、一大片都是如此。现在,回过头来再来看看,那景象其实是有审美趣味的。秋天的傍晚,天际的夕阳,把血色的光芒照在城里的、河道纵横之上的一间间老屋的时候,苍凉中呈露一丝丝暖意,不由得不让人怀旧而寂寞。
  不过,有这样的感受,是在许多年之后。我成家之前,都住在这样的老房子里。那时,像平江路一样的老房子,遍地都是,每一条街都是,每一条巷子都是。开出门来是河,走几步是桥。街道、马路隔些日子就要拓宽,沿街、沿巷的老房子会一间一间的拆除,本来是天井里的水井,会露在街上、巷子里。走几步就是一座桥,高高的石拱桥。上上下下,老屋的屋顶一会儿在人的视线之上,一会儿又在人的视线之下。在视线上下的,还有马桶。马桶洗刷以后,妇人们一般会打开马桶盖,放在门口吹晒,特别是晨昏,越是小巷深处,家家户户门前的马桶就越多,那曾经是这个水乡城市的一景。
  小巷的屋顶上,还能长树。一些榆树、枣树、梧桐树,会从瓦楞里、从屋脊上、风火墙的夹缝间长出来。弱不禁风,可也婀娜多姿。地上的青苔会往上爬,从墙角到屋檐,再到屋顶,一路爬上去。点点幽幽,惹人愁绪。深处的小巷,幽静得一个人都不敢走进去。家家户户大门紧闭,偶尔一家两家开着木格子小窗,可听不到窗里有人的声音。也有嘈杂的小巷,窄窄的深处,屋檐两头,架着一根根晾晒着衣裤的竹竿。我们小孩捉迷藏躲到了那里,在衣裤下跑窜,常引出妇人们的喊骂。心急之中,拉扯下衣服,竹竿哗啦啦落在地上,更会招致热闹的好戏。
 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。长大了要成家,没有房子,就在父母处解决。本来是一大间,用木屑板一隔,就成了两间。像样的那间,自然是新房。如何能使老屋成为新房,关键是屋顶。这里所说的屋顶,指的是室内之屋顶。苏州的老式房子,青瓦下有望砖,一层望砖,一层青瓦,室内室外就只是隔着这两块砖瓦。天长日久,瓦片与望砖就会露出罅缝,呆在屋内,也能看到蓝天白云,遇到大风,罅缝处就会掉落一层又一层灰尘。遇到大雨,雨水就会顺着罅缝滴下。
  屋顶不解决,新房就做不成。那个时候,时兴吊屋顶。我的中学蔡同学他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人。他到电视机厂,买到了使用过的包装显像屏的泡沫板,几十上百张。此泡沫垫板,凹凸不平,有花纹,是当时最紧俏的吊顶材料。我与蔡同学先用废旧的塑料纸贴着望砖把顶先糊好,以防漏水漏尘。然后,用铁丝东西南北拉织成水平线的网格。再把泡沫垫板贴在铁丝网格上,一块一块拼上去,花纹连着花纹,既有变化,又对称。这样吊顶是当时老房子里最时髦的装修。亲戚、朋友与邻居来闹新房,对如此的经济实惠又美观的吊顶,总会咂舌赞叹。几十年过去了,我与蔡同学也有十多年没见面,最近相遇,我与他谈得最多的还是当年他帮我满头大汗吊屋顶时的情形。
  生活在这样的老屋内,有诸多不便,没有卫生间,没有自来水。老房子里越来越拥挤。家家有大家小家,大家小家,人越来越多。改造老街坊成为当务之急。住在老房子里的人,无论老人小孩都期待早日拆迁,早日离开老街小巷,搬进楼房公寓。拆迁搬走之际,人们兴高采烈。那些有着几百年历史的门楼砖雕、那些粗厚的楠木樑柱,那些虽破旧但有着精雕细刻的花窗花门,推倒、拆除,大家一点也不可惜。人们为日新月异的城市变化而欣喜,而满足。
  可是,现在酒足饭饱之余,倚在楼房的阳台的栏杆上,突然发现远处灯火阑珊那仍然保存的仅有一条、两条老街,会生出感慨。那粉墙黛瓦,那斑驳,那沧桑,在夕阳下,妩媚而温情。那个时候,我们的生活实在太贫穷、太贫苦了,以至于来不及思考,赶不及再等待一会,新与旧为什么不能并存呢?等不及了,实在是等不及了,赶快扔垃圾,在扔垃圾的同时把自己家里的可能最值钱的宝贝也一同扔了。拆迁、拆迁,如今,拆迁之后,还留有多少河路傍行的小街、小巷呢?出门就是石板路,出门就是石拱桥,这样闲幽的生活场景,还留有多少?
  吊屋顶,是我们那个年轻时代特有的事物。我们之前不曾有,在我们之后,也很难再出现,可那是贫穷中的幸福。当初,我们并没有感觉到什么,现在回想,才意识到那是一种无奈。静下心来,再认真想想,仅仅是无奈吗?其中蕴藏着的一定有许多温馨。每一条小巷,每一件间老屋,都有珍藏。前几天,我遇到四十年前的邻居,她还是我的同班同学,多年不见,聊起往事,唏嘘不已。我家住在46号,她家住在小巷对过47号。她说,费孝通父亲当年就租住在她家大门内,直至去世。我这才知道,费孝通竟与我们是邻居。唉,而今那一切,包括名人故居,以及我家的简陋的吊顶房子,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

【收藏此页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此页】
由于工作的缘故
肇嘉辉才成为了教师们的忠诚跟从者
 
 
 
新伟德娱乐城 Suzhou No.10 High School of Jiangsu Province 信息中心制作 版权所有
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韦德平台
学校地址:韦德平台
今日访问量:71202 次  本周访问量:120535 次  本月访问量:43909 次  总访问量:54676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