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星(澳洲)表明| 添加收藏 | 设为主页 | 以菲律宾外教发家的51Talk | 看着完美的你 | 可是你不准确| 童书的挑选须契合孩子的认知才能
搜索
 
假定非要上再上
管理员:陈瑶     日期:Mon Aug 01 16:47:00 CST 2016     点击:4082
 

《苏州日报》201681A07



假定非要上再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□柳袁照



有些事情不可思议。往往求远舍近,于物于人于景,均是如此。我家在太湖不远处。另一个太湖不远处的古镇,相距也不过几十公里,汽车踩上油门也不过一小时,我十四年前去过,之后竟然再没有去过。这个夏天,才又到了这里。上一次是我即将到苏州市十中供职,已经谈过话,人虽然还没有走,工作却被继任者早早接了过去,朋友看我无所事事,闲散着,说,出去走走吧。于是,带我到了乌镇。四五个人,走走,坐坐,说说,聊聊,半天的时间,在人文气息之中浸泡。小街上虽有许多店铺,但还不至于家家户户门挨着门都从民居转变成商家店户。敞开的小铺里,吃了一顿饭,没喝酒,只是一味地喝茶。橹声从门前响过,继而水花声又起,定眼望过去,船娘青布衫背影,依稀已成渐行渐远梦境。
  十四年,经过了多少变故,走过了多少山水。十四年前,是一个起点,十四年后再回到这个起点,我所见到的乌镇,还是原来的乌镇吗?开始,我以为是故地重游。水清了,民居统一改造管理了,变得更为干净、整洁了。家家民居,都成为“民宿”。人也非,事也非,景却似非又是。后来,我才明白,我十四年前去的是乌镇“东栅”,此刻去的是乌镇“西栅”。原来,我并非是故地重游,只是十四年才走完了乌镇古街。走进一家店堂,看到一匾,写着“瑞气满堂”,落款“随斋”。随斋是谁?我问店主是他吗?主人说,不是,是两百年前遗留下来的旧物。有感觉的字。我把“瑞气满堂”之匾的照片,发在微信朋友圈里,我的学生钱先生见了,私聊对我说,此绝非真迹,做旧。不远处是西洋美女在摆姿势拍照,古今中外,真真假假,都是景,融为一幅画。
  平生第一次,在古镇上睡了一晚。早晚的古镇才是古镇,白天熙熙攘攘,你挤我,我拥你,无论怎样有情致,都变得没有情致。游古镇最宜在早晚,月明星稀,或者晨曦初露,两三个人,踩在青石板上,自己听自己脚步踩出的回响。风吹在身上,会感觉是一阵古风,雨点洒落在身上,会感觉是数点古雨,阳光、月光照在身上,都能感觉到一分古意。乌镇西栅的“民宿”,原本是一家家民居,全部清空,重新改造,原住民通通乔迁至古镇之外的新城。有点威尼斯的派头。老房子外形保持了原貌,卧室都安排了卫生间。入住其中,空间狭小,床铺简单,蚊帐挂在床上,坐在床沿,汗流浃背,几乎是时光翻转。不过,空调打开,凉意慢慢袭来,始知还活在当下。推窗而望,小河清澈,小船咿呀,对岸粉墙黛瓦,灯笼、酒旗间杂,石拱桥、石板桥相映,典型的江南水乡的情调。我似乎回到了“故乡”,我童年的时候,日常的生活就是这样子的,似乎回到了旧时光。故乡是心中的念想,旧时光是故乡在现代的惆怅。木门、木窗、木栅栏,木木的怀旧情绪,与小桥流水一起荡漾。
  古镇上有人时美,还是无人时美?凌晨四五点钟,醒来,确切地说一晚都是浅睡,耳朵时刻关注街上的动静,酒吧出来的男女凌乱的脚步,雨点落在河里的声音,事事关心。卧室一边是街,一边是河,我睡在街河之间,何尝不是睡在历史与现实之间。晨曦之中,我拍了小镇还没有苏醒的照片,小街上没有一个人,有的是古镇的气息。我随即发微信,朋友即刻给我留言:我不喜欢没有生机的景观。言下之意,喜欢有人的风景。我错了?也许我偏执。与我一同前来的学生们,他们都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学生,他们之间的一些人已做了我们学校的家长,临睡前信誓旦旦要与老师一起去踩踏小镇最初的晨光,可是,我在河埠头坐了很久,我桥上桥下不同的角度照片拍了许多张,仍见不到身影。旭日出来了,柔和的霞光笼罩在古镇的时候,他们才睡眼蒙眬地出现。晨曦之中有人了,此刻,一举手,一投足,映衬在木板门、木板窗上,都是美。古镇无人很美,假如有三三两两的人,散落其间,那更是美上加了美。这些学生曾稚气未脱,坐在教室里,听我讲课。如今,站在我面前,我给他们拍照,挑剔评点,似乎角色转换了。
  早晨的乌镇,一切,包括乌镇自己,似醒未醒。我住的民居傍依着小河,同样也是似醒未醒,昨夜喧嚣不安的小镇,终于处在宁静之中。水上的影子,是小镇的影子。这些影子,我相信几千年前就有,也会有点现在的模样。河水在晨光中微微荡漾,心头的思绪也微微荡漾。能让自己心静的地方,一定是美丽的地方,一个能让人早早醒来,起来,出去走走、坐坐的地方,一定有让人心仪之处。坐在河埠头,把自己放低,脚与河水一样平,桥在头顶,自己与树木、房舍的倒影融为一体,这时候,自己也会成为小镇上的一幅画,或一首诗。
  即将离开乌镇,十四年前去的是东栅,有茅盾的故居,这次去的是西栅,从日常的居民生活其中的小镇,完成了旅游景观的转变。十四年前它尚未开发,还不在景区范围内。世事难料,一切都会变化,当时我以为走完了,确实走完了,可依今天的眼光看,只是走了一半。今天,我真的走完了吗?难说。许多事情,我们常常以为做完了,其实没有做完。不过,尽管如此,来了,就是永久。告别之后,再来,找到的记忆,都会是柔软的记忆。我坐在窗口,一边是河,河水依然清澈;一边是街,窄窄的石板道,依然敲出幽幽的清响。





【收藏此页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此页】
自19:12?始
 
 
 
新伟德娱乐城 Suzhou No.10 High School of Jiangsu Province 信息中心制作 版权所有
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韦德平台
学校地址:韦德平台
今日访问量:71204 次  本周访问量:120537 次  本月访问量:43911 次  总访问量:54676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