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星(澳洲)表明| 添加收藏 | 设为主页 | 以菲律宾外教发家的51Talk | 看着完美的你 | 可是你不准确| 童书的挑选须契合孩子的认知才能
搜索
 
由于工作的缘故
管理员:陈瑶     日期:Tue Jun 21 10:01:00 CST 2016     点击:5060
 

《姑苏晚报》2016620B1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由于工作的缘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■柳袁照


    现在我所说的油条,是我小时候的油条。现在的油条,与我小时候的油条比,是变了味的油条,早餐连锁店里的油条,大而粗,像一个模子里的产品,苍白,没有血色,像丢了魂一样。饭店的自助早餐上也有油条,被截成一小段一小段,堆在盘子里,可怜兮兮的,没有一点点生机。我小时候的油条,却不一样,看它在油锅里炸,油在它周身冒着泡儿,只一会儿,两条缠在一起的面条儿,变大变松,鼓鼓地一根油条就成了。浮上了油面,被油条师傅用长长的竹筷,夹住,翻两个身,捞出,一根一根竖立在油锅上的钢丝网兜里,像湖里河里刚被捞上来的活货,虽出水,仍浑身是劲。
  那时,吃油条,对我来说,是一件奢侈的事儿。不过,我喜欢看油条师傅炸油条。油条店,就是大饼店,它们是一家。从家里出来,走上几分钟,就是大饼油条店。店铺敞开,一只油锅支在煤炉上,煤炉是土制的,用大圆铁皮桶改装而成。边上一张木头桌子,结实的长桌,从面粉揉捏成面团,再从面团拉成做油条的面条,摔捏成大饼,那是师傅的操作台。再旁边,是一只大饼炉子。不管是大热天,还是大冷天,早晨的店铺前,都是排队买大饼油条的人。大热天,师傅只穿一条短裤,赤膊戴围兜,浑身是汗水,一只排风大扇,放在前面,呼呼从外向里吹。大冷天,北风吼叫,但这里却总是热气腾腾。大饼油条店隔壁,是一家馄饨店,也卖面条、包子馒头与豆浆,馄饨店里有几张桌子、几条长凳。买了大饼油条的人,拐进馄饨店,再要一碗豆浆,或面条馄饨,坐到桌子上吃,能这样消费的人,一定是当时最有钱、最富裕的人。
  普通人家,也买大饼油条。我母亲早晨出去买菜,假如菜篮里再放一只小竹篓子,那一定是买菜时,会顺便再带回大饼油条。不过这样的日子不多,客人来了、过年过节、家里有谁过生日了,才会这样。一个大杂院,小孩多,这家要去买油条了,那家要去买油条了,几家的小孩汇聚在一起,蜂拥而去。此时此刻,偶尔母亲也会给我一角钱,或几分钱,让我随他们一起去。
  买油条,只带一根筷子,一根筷子上,最多能穿五根油条。出门,几个男孩,手拿竹筷当武器,一路上相互之间打打杀杀。买了油条,一个个手举筷子,举到齐肩,一个水平线上,一路小跑回家。家里人多的,往往一根油条一分为二,每人半根。家里条件好一点的,孩子少的,就能独享一根。男孩子狼吞虎咽,一下子吃完了,而女孩子则慢吞细咽,一根油条会吃上一个时辰,惹得早已吃完的男孩子眼馋。
  我小时候,大人是不吃油条的,至少我母亲不吃,不是不喜欢吃,而是不舍得吃。有时候父亲拿出自己的零花钱来,让我去买油条,安排每人一根。母亲的这一根,她是不吃的,她不吃也不让我们马上替她吃。她的一根会藏起来,藏在小菜橱里,或者藏在吊在客堂里的竹饭篓里。母亲的这根省下来的油条,中餐或晚餐,就会成为我们的菜肴。酱油汤里放上油条,丝瓜汤里放上油条,本来的素汤,就变成了荤汤,再加上一点猪油或小麻油,那真是好菜。那时,我似乎有点懂事,吃东西,特别吃一些奢侈品,如冰棍油条之类的,我会先让母亲咬一口,母亲不咬非让她咬,她咬了一口,哪怕很少的一点点以后,我才吃。母亲吃了,我再吃,大口大口地吃,我就会心安理得。
  往事不可追忆,追忆起来情何以堪?后来,我长大了,母亲老了,到了她八九十岁的高龄,反而像小孩子。我每周去看她,都会买许多小吃东西,如蜜饯、糖果、糕点之类,她年轻时候没有吃过的,或者舍不得吃的,都会买一点回去。油条大饼店早已关门,即使买得到,也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味了,即使买得到仍是那个味的油条,她也早已嚼不动了。母亲老了,真就是小孩子,看着我买回来的一大堆小吃东西,就会乐个不停。可嘴上总要责怪我为何又乱花钱,但我从她的眼神里,能体会得到母亲心里的快乐。这时,母亲随手拿起小吃东西,总是像当年我对她那样,要我先吃,哪怕我吃了一小口。她看我吃了,然后,才会自己吃。





【收藏此页】 【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此页】
一副怎样又是你的厌弃脸
而在2014年3月
 
 
 
新伟德娱乐城 Suzhou No.10 High School of Jiangsu Province 信息中心制作 版权所有
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韦德平台
学校地址:韦德平台
今日访问量:71206 次  本周访问量:120539 次  本月访问量:43913 次  总访问量:5467635